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

PEEK;PTFE;POM;PMMA

 
 
新闻中心
正文
东西问 党志豪:都护领西域,而今何处寻?-中新网
发布时间:2021-10-11        
玉奇喀特古城航拍。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汉书?西域传》载,公元前60年(神爵二年),西汉设西域都护府,首任西域都护为郑吉。这标志着新疆正式被纳入中国版图,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事件。此后共有近20位西域都护执掌西域。

  根据出土印章、城市规模、建筑质量,考古工作者初步推定这里可能是它乾城,也就是公元16年前后,搬迁之后的西域都护府所在了。

卓尔库特古城高台城址。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进入新时代以来,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中国科学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中国国家博物馆综合考古部等多家科研机构,对轮台县境内的部分古城进行了多学科综合调查研究,进一步缩小设置在乌垒城的西域都护府的范围,当在今轮台县东南部。

俯瞰奎玉克协海尔古城遗址。党志豪供图

  研究表明,奎玉克协海尔古城无疑是塔里木盆地北缘早期丝绸之路上的一处重要城址,而卓尔库特古城则为汉晋时期塔里木盆地北沿一处最高等级的中心城址。这些线索对确定西汉西域都护府治所遗址具有关键性意义。

通过遥感与数字手段复原奎玉克协海尔古城原貌。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西域都护府是汉朝在西域设置的管辖机构,西域都护为治理西域的最高军政长官。其设立标志着新疆正式被纳入中国版图,对西域地区的社会稳定、经济发展、文化进步发挥了主导作用。中外专家学者一直对西域都护府所在进行考证。经过多年努力,西域都护府遗址群的面貌日渐清晰,为寻找西域都护府遗址具体所在提供更多线索。

  从现在地表残存可看出,玉奇喀特古城有三重城圈,最外一重城东西长度达1500米,是已知新疆古城遗址中边长最长的古城。第二重城圈内有众多高台建筑,体量较大,勘探发现为大型房屋遗址,可能是衙署建筑。第二重城圈内还发现一条环城的大路。

  深挖“种子选手”

  与奎玉克协海尔古城同时进行深入考古发掘的还有卓尔库特古城。该古城遗址西北距轮台县城约24公里,东北距奎玉克协海尔古城9公里。古城共有内、外两重城圈。

  轮台县位于今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西北,地处天山南麓,塔里木盆地北缘。近年考古发掘发现,县域内共有汉唐城址20余处,究竟哪座城址是西汉时期西域都护府府址?

  近年对奎玉克协海尔古城的考古发掘表明,早在公元前770-前550年的春秋早中期,该区域已有人群活动,并形成一定规模的聚落。到公元前550-前400年的春秋中晚期,随着人口增加、社会发展,人们开始在聚落形态的矮墙上堆泥建成高大的城墙。公元前400-前150年的春秋晚期至西汉初期,是城址主要的使用和发展时期,集中体现在城中核心建筑的不断扩建与改建。公元前150年后,虽然还有人群活动,但奎玉克协海尔古城已不再被作为城市使用,直至公元80年以后彻底废弃。

  作者简介:

【编辑:于晓】

  《汉书?西域传(下)》记载,公元16年前后,西域都护府已从当时的乌垒城迁至它乾城。

  自清道光年间,徐松、王先谦、李光廷、丁谦、岑仲勉等历史地理学者均依据《汉书?西域传》的记载对西域都护府位置进行考证。尤其是徐松,通过访古踏查新疆境内古遗址,推测“今库车城属策特尔军台及其东车尔楚军台,皆乌垒城地”,即现今轮台县东部的策大雅至库尔楚一带。

轮台县境内古城遗址分布。党志豪供图

  《汉书?西域传》记载,汉西域都护府设在一个叫乌垒城的地方,“去阳关二千七百三十八里。”该书中还记载了乌垒城与龟兹国(今新疆库车市附近)的位置关系,“(龟兹)东至都护治所乌垒城三百五十里。”按汉代一里当现在415.8米计算,乌垒城西距阳关约1100公里,东距龟兹约140公里,北距渠犁约130公里。对照现行政区划,大致可推算出乌垒城应在现今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轮台县境内。

  2018年起,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联合申报的“西域都护府??两汉西域军政体系建置考古”研究课题获国家文物局批准,并被纳入“考古中国”重大项目,课题组对轮台县东南部五座城址中的两名“种子选手”??奎玉克协海尔古城和卓尔库特古城进行了重点考古发掘。

  党志豪,毕业于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系,硕士研究生学历。2010年9月进入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现为副研究员。自参加工作以来,长期在新疆田野考古工作一线,先后主持发掘若羌米兰遗址、博乐达勒特古城遗址、轮台奎玉克协海尔古城遗址等考古项目,参与了和静小山口墓地、哈密艾克斯霞尔南墓地、库车魏晋十六国墓葬的发掘。主持、参与整理并发表《库车魏晋十六国墓葬2010年发掘简报》《阜康西沟墓地、遗址2010年度发掘报告》《唐乞伏令和夫妇合葬墓出土小五铢考》等报告与论文。

  揭秘西域都护府的“另一把钥匙”

  近三年的考古成果显示,卓尔库特古城为内、外、高台三重城结构,形制特殊,在新疆及中亚地区均较罕见。城内房址规模体量较大,为目前新疆古城遗址中单体遗迹之最。其中出土的汉代遗物具有长安地区典型特征,魏晋时期器物明显受龟兹文化影响。结合碳十四测年结果,证实城址建于战国晚期,沿用至魏晋废弃,主体使用年代为两汉时期。

  (东西问)党志豪:都护领西域,而今何处寻?

  虽然至今尚没有直接证据能够确定西域都护府治所的具体位置,但连续多年的考古发掘已逐渐揭开两座古城的神秘面纱,为最终认定西域都护府遗址奠定了良好基础。

  中新社乌鲁木齐9月30日电 题:都护领西域,而今何处寻,夏天到了,我们有理由不穿Bra……_39健康网_女性

  作者 党志豪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

汉归义羌长印和李崇的铜印。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近年来,位于新疆阿克苏地区新和县城西南方向22公里处的玉奇喀特古城引起了考古工作者注意。2013年,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和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组成联合考古队,对玉奇喀特古城进行考古勘探。

  无论最终“花落谁家”,西域都护府的存在都表明,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完)

  汉西域都护府现在何处?是否还有遗迹?具体形制如何?都成为历代学者讨论的焦点。

  奎玉克协海尔古城北距轮台县城约20公里,地表有呈不规则圆角长方形的墙垣。1928年黄文弼教授调查此城后,认为其“可能为汉仑头国故址”。2011年,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林梅村考察后,撰文论证奎玉克协海尔古城为西域都护府所在乌垒城,引起诸多学者关注。

  早在1928年,北京大学教授黄文弼对此地的考古调查、发掘中,除收集到大量汉代遗物外,还发现了疑似西汉最后一任西域都护李崇的私印。1953年,人们又在此发现了“汉归义羌长印”。这几枚印章的发现,为确定玉奇喀特古城的性质提供了重要的文物依据。

  基本确定公元16年前后搬迁后的西域都护府所在后,考古工作者将主要精力集中在轮台县东南部,这里残存有阔那协海尔古城、奎玉克协海尔古城、塞维尔古城、卓尔库特古城以及恰克排来克古城五处古代遗址。

发掘后的奎玉克协海尔古城。党志豪供图

  西域都护府在哪?

  “花落谁家”还差临门一脚

  锁定轮台县